玉美人

    时间:2018-08-25 杭州,慕容山庄。
    慕容玄天已有三年没有做过大寿了,今天已是他五十岁大寿,人已过半百,自然应该好好的大贺一番,是以山庄上上下下一致要为他体体面面的做一次寿宴。
    东方的太阳还未出现,慕容玄天便换上了一件枣红色的缎衫,红光满面的坐在客厅正中的太师椅上,望着忙忙碌碌的家丁,不由得微笑起来。
    五十岁,应该是人生最为辉煌的时期,一个人,自生下来便开始奋斗,到老来也不过是白白辛苦一场,但慕容玄天,却绝对是个例外。
    十八岁,当他还是慕容山庄的大少爷时,他便开始行走江湖,杀恶霸,闯龙潭,短短三年时间,他在江湖中已大有名气,人送「江南剑侠「的美名。但真正让他成为江湖的大英雄,却是在他三十一岁那年。
    二十年前,西域无忧宫入侵中原,一年之内,竟然将七大门派中的青城、华山两派尽数灭门,激起江湖正派中人的公愤,剩余的五大派各派高云集华山,与无忧宫大战三天三夜,那一仗只杀的日月无光,鬼神共泣。无忧宫竟凭着区区数百名教众,就将数千名武林中一流的高手杀的只剩七百多人,从容的离开华山。
    慕容玄天就是在这时候确立了他在江湖的地位,他抛下妻儿,独自一人远赴西域,一年之后,他回到中原,通知各派掌门,已探察到无忧宫在天山中的隐密总舵。三个月后,他率领武林中仅存得一百多高手,杀入无忧宫,生擒了无忧宫宫主--「百花神女」凤天娇。和她座下的「桃花仙子」花如嫣以及「芙蓉仙子」江寒月。逼迫他们立下永不侵犯中原武林的毒誓。而后将他们放逐到遥远的西方世界。
    从此,他在江湖中的地位便变的无比崇高,在江湖中人眼里,慕容玄天就是神,一个谁也无法替代的神。
    在此后的二十多年间,他又陆续扫平了各处大小邪派,将魔教的势力,乾乾净净的赶出了中原,从此,他的威望与日俱增,终于在他扫平无忧宫的三年后,被江湖中人一致推为武林盟主。
    在此之前,江湖中只有一百余年前力敌水云天魔坛的大侠欧阳天枫,被江湖中人推举为盟主后,再无人能享有此尊称。
    至到今日,当年经历过这场大战的老人们都会对自己的晚辈津津有味地讲诉着这段让他们终生难忘的经历。讲诉着慕容玄天如神般的神话。
    这样的一个人物做大寿,江湖中人自然是毕恭毕敬,就在昨天晚上,江湖大大小小三十多个门派掌门已到达了慕容山庄为慕容玄天祝寿。
    今天早上,慕容山庄内更是人山人海,庄内能用的椅子都用上了,但能坐下来的毕竟是少数,仍然有数百人,拥挤着站满了整个山庄。
    「爹爹……」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慕容玄天耳边响起,他抬起头,却见一个白衣少女如风一般飘到他的面前。
    慕容玄天一见到这少女,心中一喜,但脸上却又显出一丝不快,说道:「琳儿,一大早你跑到哪里去了,你爹爹我的大寿你一点都不关心吗?」
    「谁说的?」少女嘟起了嘴,装出一幅可怜的样子,说道:「我天刚亮就跑到城里为你去準备寿礼去了。可是爹爹一见女儿就怪,哼……」
    慕容玄天哈哈笑了起来,望着满脸委屈的少女,他这才发现女儿真的是长大了。
    慕容玄天有一儿一女,这慕容琳是他最小的一个孩子,她的哥哥慕容青,自创门派,另起炉灶,创立了威震江南的「震天帮」。只有这个可爱的小女儿陪在他的左右,自然对她宠爱有加。
    慕容琳已有十九岁了,正是花一般的年纪,在她身上,透着江湖儿女所没有的那种清纯亮丽。今天为了这次大寿,她特意换上了一件红的耀眼的长裙,外面套着一件白色的纱衣,更显出这位大家闺秀的娇柔美艳。
    「不过今天是爹爹的好日子,女儿就是有天大的委屈,也不敢在这里发呀。」慕容琳嘻笑道,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递到慕容玄天手中。道,「这可是我千挑万选才选出来的。你可不能不喜欢。」
    慕容玄天笑道:「我女儿送的东西,我怎么敢说不喜欢呢。」说着,接过慕容琳手中的锦盒,打开一瞧,却是一颗如同鸡蛋一般大小的珍珠。
    「好东西--好东西--」慕容玄天将锦盒盖上,笑道:「我女儿选出来的东西,就是不一般。」
    慕容琳得意的扬起了头,道:「那还用说--」
    正说之间,就见到后院门内走出一个妇人来,一见到慕容琳,开口便嗔道:「琳儿,你跑去哪里了,害的娘好找呀。慕容琳吓得一吐舌头,赶紧躲到了爹爹的身后。
    慕容玄天笑着将锦盒扬了起来,道:「你可别怪琳儿,她可是亲自出庄去给我选的寿礼。」
    妇人脸上仍是一丝不快之意,说道:「那为何前两日不去,偏偏今天一大早跑到城里去?你难道不知今天有多忙么?」
    「爹……」慕容琳拉起慕容玄天的手摇着,道:「你看娘真是的,我可是为你去準备寿礼的,娘不但不夸我,还气汹汹的--」
    「好了--好了--」慕容玄天笑着摆了摆手,将慕容琳护在身边,对着妇人道:「琳儿一片孝心,你不必这样大动甘火,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前几日咱们的宝贝女儿可是和情郎在一起的,哪里顾的上她爹爹我的寿礼呀。」
    「爹……」慕容琳白皙的双颊顿时泛起一片红云,「你不帮女儿说情便也算了,还取笑女儿。」说着,她涨红着脸,从慕容玄天身边跳了出来,道:「我--我去瞧瞧尹师哥他们--」说罢,便一溜烟跑进了后院。
    慕容玄天望着慕容琳的背影,微微笑了起来,说道:「凤仙,女儿也长大了,再不是小姑娘了,你不要再管琳儿这样严厉了。」
    妇人脸上终于露出笑容,道:「我这不是为琳儿好么,都快要成别人的媳妇了,还是这样没规矩。」
    慕容玄天哈哈笑道:「萧寒那小子都还没说咱们琳儿不好,你做娘的却总是数落她的不是。小心以后琳儿不认你这个娘了。」
    妇人摆摆手,说道:「罢了罢了,今天是你五十大寿,我可不想惹你生气。我去招呼客人去了,昨天那十几大小门派的掌门真是烦人,要吃要喝,好像不是来拜寿的,倒是来骗吃骗喝的。今天六大门派的掌门又都要来,忙的真是要死,你那个宝贝儿子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爹爹的大寿都不回家。哎,不肖子。」她短歎一声,摇头出了大厅门外。
    尹剑平独自一人走在后花园的走廊之中,前院隐隐传来的喧哗之声彷彿根本没有听到。
    碧绿的湖水被微风吹过,泛起一阵涟漪,夏天的气息正悄悄漫蔓在花园中的每一个角落。尹剑平冷漠的面孔却彷彿要把这夏意盎然的景色都给冻结。
    慕容玄天虽只有一儿一女,却还是收养了数十名孤儿,这些孤儿自小便被慕容玄天收为弟子,与夫人白凤仙一起教习他们武功心法。尹剑平便是这些弟子中惟一一个在江湖中闯出一番名堂的人。
    在江湖成名,若非三年五载,绝无可能办到,但尹剑平出道才一年,便一举将行恶江湖数十载的採花大盗沈玉蜂抓获。从而一鸣惊人。成为江湖中为数不多的少年英雄。
    按说这样一个少年得志的英雄豪杰,应该是春风得意才是,再则今日是恩师的五十大寿。但他却紧锁眉头,没有一丝愉悦之色。
    他呆呆地望着池水中自由自在的鱼儿,连慕容琳走到他的身后他都未曾发觉。
    慕容琳轻笑一声,轻轻的在尹剑平肩头拍了一下。 娇声笑道:「尹师哥--」
    「谁!」尹剑平大喝一声,多年养成的警觉,让他还未看清来人,手便下意识回手一扣将慕容琳的手腕反扭过来。但当看清是慕容琳时,不由心中一惊,赶紧鬆开了手。
    「对不--起--我--我--」尹剑平脸涨得通红,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尹剑平习武多年,手上力道极大,这一抓之下虽然没有用尽全力,却已在慕容琳白嫩的手臂上抓出一个鲜红的指印。
    慕容琳双眼之中,已是背的归角泛起了一片泪花。她怒瞪了一眼尹剑平,一言不发,扭头便跑了回去。
    「琳儿--」尹剑平慌张的大叫着,想追上去,但脚下却迈不开步子,眼睁睁的瞧着慕容琳的身影。无力的坐在了身旁的石椅上。
    「我--我这是什么了?」尹剑平双目无神,癡癡地望着远方,「我--我真的是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琳儿吗?」
    这种痛苦的思念已在他心中埋藏了十六年,就在他刚被师父收养到这里的时候。他第一次见到了他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人。那是在他刚入门的第二天,就是在这个花园内,就是在这个花亭里,他已深深地爱上了这个清纯可爱的小师妹。但他深知自己不过是师父收养的一个孤儿罢了,他有何能耐能追求这千金小姐,所以对琳儿的爱恋,也只能埋藏在他心中。
    终于,当他鼓起勇气想对琳儿表白时,却发现琳儿心中已另有所属。
    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执意离开师门,行走江湖的主要原因。
    想到此处,尹剑平心中不由一阵搐动,像是被刀割了一般的疼。他默默的坐在石椅上,彷彿一尊雕像一般动也不动。
    蓦的,他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远处渐渐近了来,不一会儿,脚步声已近在身后。随着那脚步,伴着而来的一阵扑鼻的清淡的幽香。
    「琳儿--」尹剑平一喜,猛地从石椅上跳了起来,扭头向后瞧去,但这一瞥之下,本来放着光彩的双目蓦然黯然下来。
    来人不是慕容琳,却是一位美艳的女子,蓝衣裹身,乌丝如云,粉颊玉面。她似乎被尹剑平吓了一跳,面色一怔,但随即脸上又露出了一丝笑意。这便是慕容玄天的第四个弟子--丁玉情。
    「怎么会是你?」尹剑平淡淡地说道。又失神的坐回了石椅。
    丁玉情笑着,玉手已轻轻的搭在了尹剑平的肩上,道:「不是你的小师妹,是不是让你很失望?」
    尹剑平拔开丁玉情的手,冷声道:「这不管你的事,前面那么忙,你怎么有空来这里?」
    丁玉情娇笑着,玉手更加紧紧的环着尹剑平的脖子,道:「谁让我想你呢。」丁玉情轻笑着,香唇凑在了尹剑平的耳边,轻轻道:「一年不见你了,你知不知道人家好想你。」
    尹剑平面无表情的道:「我可不想你。」
    丁玉情吃吃笑了一声,道:「我知道你想咱们的小师妹,可是人家都快成了人家的人了,你就是想破了脑袋,恐怕都没什么办法?」
    她移着身子,柔软高耸的双乳隔着两人的衣衫,在尹剑平的背后慢慢的磨搓着。
    「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人家是千金大小姐,你呢,不过是区区一个江湖中的小角色,怎么配的上她呢。为什么你一见她便像丢了魂一样,可一见到我,就这幅冷冰冰的脸。」
    丁玉情正说之间,神情已有些黯然,道:「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不过将我当做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可--可是你可曾想过我的感受。我当真在你心里没有半点位置吗?」说到这里,丁玉情话音已有些哽咽。
    「我--」尹剑平无言以对,他忽然抓住丁玉情的玉手,将她轻抱住自己的怀中。丁玉情忽然面色一展,呵呵笑了起来,道:「我就知道,你还是离不开我的。」说罢,她香唇又凑近到尹剑平耳边,轻声说道:「剑平,我--我想要--」
    尹剑平心中一动。眼前这个娇美的女人,让他想脱又脱不了,无疑,在她身上,自己可以享受到人间最为美妙的一种感受,那就是肉慾,一种人类最为原始的慾望。
    尹剑平不加思索,拉起丁玉情的手,站起身来,两人一前一后跑到了花池旁的那座假山之中。
    这座假山很大,假山洞也很隐秘,置身洞中,可以将外面瞧的一清二楚,而外面却无法看到里面。
    一进洞中,尹剑平就将丁玉情按在洞中的石壁上,嘴疯狂地在丁玉情的粉颊上吻了起来。
    「嗯--」丁玉情娇哼着,她的头紧紧地贴在石壁上,任由尹剑平的双手伸入她的衣内,隔着肚兜,揉搓着那柔嫩坚挺的双乳。
    「唔--」丁玉情很配合的将胸部高高挺起,尹剑平已按捺不住的拉开丁玉情下身的裙子,将手伸了进去。
    丁玉情只感觉到下身一凉,里面那件缎裤已被尹剑平拉下,手掌已按在了那细嫩紧小的阴户上。
    丁玉情眉头微皱,只感觉到那手重重的磨搓着她的阴门,扯动着阴毛,让她隐隐有些疼痛。但依旧让她有了一种久违的快感。
    尹剑平此时宛如一只野兽一般,双目之中已布满了血丝,在他眼中,丁玉情不过是他的一个洩慾的工具,一个可以将他满腔的相思之欲化作情念之欲的工具。
    丁玉情自然知道这一点,但是,她不在乎,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她已经很满足了。
    尹剑平开始去脱自己的裤子,露出了那半软半硬的肉棒。丁玉情立刻半蹲下来,将那阳茎轻含入口中。
    尹剑平顿时身体绷直了起来,他也好久没有享受这种快感了。他不由的挺直了身体。
    丁玉情媚笑着,手握住已渐硬的阳茎,慢慢的套弄着。将硕大的龟头吐了出来,舌头如同舔糖葫芦一般细细的舔着。
    尹剑平低声叫了一声,丁玉情的舌头湿润滑腻,他的龟头在在那负有魔力的舌头的舔弄下,已涨的有些发痛。他一把将丁玉情拉了起来,按在了旁边的石桌上。
    丁玉情低吟一声,头埋在了石桌中。浑圆的屁股高高的翘了起来,缓缓的扭动着,虽然还隔着裙子,但仍然透出一丝春意。
    尹剑平喘着粗气,将丁玉情的绣裙子拉到了腰间,白嫩的屁股顿时显露在外。他用手握住自己的阳茎,腰身一挺,粗大的男根已挤进去了一大半。
    「啊……」突然的进入,让丁玉情的胴体微微的颤抖起来,「剑--剑平--慢--慢一点--有点痛呀--」
    丁玉情的声音如同蚊子一般细小,尹剑平根本没有听到。只是将肉棒用力的向里推进。一点,一点。终于全根没入了那紧小的秘洞中。
    丁玉情的额头已涔满了汗珠,没有爱抚,没有前奏,她的阴道内还未湿润起来,再加上尹剑平粗暴的插入,她的阴道内感一又涨又痛。痛的她双眸之中已涔出一丝泪花。
    「轻--一点--啊--啊--」丁玉情无力的呻吟着,但尹剑平似乎没有听到丁玉情的哀求声,更加疯狂的抽动着。只为了发洩他心中的恨意。不大一会儿,尹剑平已草草了事。
    从前院隐隐传来一阵阵鼓乐齐鸣和人声嘈杂的声音。尹剑平面无表情的坐在石椅上,丁玉情就在他的后面,玉臂轻轻的搭在他的的肩膀上。
    丁玉情默默的看着尹剑平,尹剑平却癡癡地望着洞外明媚的春光,两人就这样静静的靠在一起。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丁玉情才长吁一口气,道:「我知道,你不过是将我当作了你心目中小师妹的替身。」
    尹剑平心头一颤,丁玉情的话像一把钢刀插入了他的心中,他从未想到这个问题。十三年了,她心中那个美丽善良的小姑娘已长成了大人,自己,也慢慢变的成熟,可是,人大了,心却变小了,他不能容忍那个萧寒在琳儿面前假惺惺的甜言蜜语,更不能看到琳儿看萧寒时那种含情脉脉的目光。
    在他失魂落魄的时候,丁玉情来到他身边,她知道他对琳儿的深情,也知道在他心目中,自己永远也取代不了她的地位。但她仍然来到他身边,甚至不惜牺牲一个女人最宝贵的贞操。
    猛然间,丁玉情对他的种种好处一一闪过他的脑海,想起她熬了一个夜晚的时间为自己做的衣服,想起在自己练功后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房间,那双娇嫩的手为他揉着肩膀。想到了--
    他的心头顿时热了起来,双手不由自主地将搭在自己肩头的玉手轻轻握住,沉声道:「我--我知道这些年来你一直都照顾着我,忍受着我。如果没有你,恐怕我真是连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了。」
    「我有那么伟大吗?」丁玉情嘴中虽然轻声笑说着,但尹剑平终究没有看到,她那双闪亮的明眸已渐渐湿润起来,「可我终究在你心中只是小师妹的一个幻影。」
    尹剑平不语,他知道丁玉情的心情。六年前,那个寒风刺骨的雪夜,是他,夺去了一位只有十八岁的小姑娘的贞操,是他,在这六年来,一直将这个小姑娘当作自己发洩的对象,为的只是得不到慕容琳的爱意。
    一个人如果爱的太深,恐怕就会化为仇恨,一种刻骨铭心的仇恨。他也只能将这种仇恨,发洩到丁玉情的身上。
    「情儿--」尹剑平嗓中已有些哽咽,「我知道,你这些年来也过的不易。我答应你,从今往后,我一定不会再辜负你的一片心意。」
    丁玉情面容一惊,她做梦也不曾想过,从尹剑平口中,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为了等这句话,她足足等了六年。兴奋夹杂着惊诧,她的美眸渐渐显出一丝泪花。但她却苦笑起来。
    「你口中虽然这样说着,但我知道,你心里依旧忘不掉小师妹。」
    尹剑平歎了一口气,将丁玉情的手抓的更紧,道:「琳儿的心中,只是将我当作她的师哥,她的兄长。况且她现在已有了萧寒,一个可以关心爱护她的人。就算我再怎样努力,也不过是一厢情愿。我想明白了,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慢慢的,琳儿会在我心目中消失的。」
    丁玉情瞪大了双眸,忽然将尹剑平抱的更紧。她也相信,总有一天,小师妹的身影,会像被风吹散的白云一样渐渐从他心中磨去,取而代之的是她,丁玉情,一个这个世间惟一爱他爱到发狂的女人。
    温柔的阳光映射在花园中,碧绿的嫩草更绿,娇艳的白芍花更白,而丁玉情的心里,似乎也被阳光照射的温暖无比。她好久没有这样心情舒畅过了。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我想干b在线观看_看国产操逼人人碰_日夜撸狠狠操_狂干美女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